21世纪的龙象之争——中国与印度的经济发展对比及前景展望

       自2014年5月印度新总理莫迪上任以来, 印度经济增速逐步走出低谷, GDP增速连续两年超过中国(2014财年为7.3%, 2015财年为7.6%)。 GDP总量已位居世界第三, 21世纪“中国龙”与“印度象”的竞争将更加激烈。为前瞻性地进行战略研判, 谋划对策, 民生银行研究院对中印两国发展基础、历史沿革、发展现状等11类指标进行了综合比较, 分析了上一轮中印竞争中印度的情况。失败的原因, 梳理了莫迪改革的主要措施。
       在此基础上, 本文分析了中印两国在未来发展中各自的优势、竞争与合作领域, 选取了高、中、低三个假设情景, 并对中印两国经济发展进行了预测。世纪。提出了对策。发展基础:中国总体占优, 印度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一是中国战略纵深, 地理条件更加多样化。中国国土面积约为印度的三倍, 战略纵深更大。中国和印度在区位上各有优势。中国是欧亚大陆唯一与东北亚、东南亚、南亚、中亚、俄罗斯直接毗邻的国家, 是亚太地区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交流的纽带;印度地处欧亚大陆东西方文明的交汇处和印度洋的核心位置, 是连接东西方的桥梁和守护印度洋航线的枢纽。中国的气候和地形条件比印度更加多样化, 使得中国适合内陆和海洋经济同时发展, 可以形成综合产业结构, 发挥互补优势;印度拥有南亚独特的热带季风气候, 更适合发展农业和外向型海洋经济。第二,

中印两国自然禀赋相近, 各有优势。在自然资源方面, 中国和印度的水资源和森林资源都比较稀缺。 2013年, 中印两国人均水资源分别为2072.4立方米和1130.1立方米, 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1。 3 和 1/5;森林覆盖率分别为21.9%和23.7%, 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2/3左右。中国地理条件多样、复杂, 能源矿产资源优势明显。人均石油储量是印度的4倍, 天然气的3.3倍, 煤炭的3.5倍, 铁矿石的2.8倍, 有色金属含量丰富。和稀土资源。印度拥有更丰富的耕地资源。 2013年, 印度耕地总面积为1.57亿公顷, 居世界第二位, 中国为1.057亿公顷。三是中国人口条件更加优越。中国和印度人口众多。 2015年, 中国总人口13.74亿, 印度总人口13.11亿, 居世界前两位。中国汉族人口占总人口的90%以上。汉语被其他少数民族广泛使用或使用, 民族融合程度高于印度。虽然印度是一个多民族国家, 但印度斯坦语仅占其总人口的一半左右, 主要官方语言有 18 种。国家之间的孤立和分离。人口素质方面, 2010年中国识字率达到95.1%, 居世界前列;印度的人口识字率仅为69.3%。从宗教的角度看, 中国是一个典型的世俗国家。印度虽然在独立后确立了世俗主义原则, 但宗教氛围和严格的种姓制度深刻影响了印度人的思想和社会生活, 阻碍了印度的社会进步和社会生活。经济发展。历史发展:都是文明古国, 先后进行了市场化改革。中华文明相对完整, 印度文明多样而复杂。从古代历史看, 中国相对封闭、与世隔绝的自然地理条件, 使中华文明得以相对较好地保存下来, 为其政治稳定和社会经济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印度自然地理环境的碎片化, 造就了其悠久的历史。斯普利特, 东西方交汇的地理位置, 使其屡遭外国侵略、占领和殖民。自公元以来, 中国和印度的经济发展表现相对一致。从公元元年到18世纪, 中国和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然而, 从19世纪中叶开始, 中印两国都遭受了西方文明的冲击, 两国经济规模急剧萎缩。 20世纪中叶, 随着印度和中国相继独立, 两国经济规模也出现反弹。独立后, 中印两国经济都经历了转型, 改革路径各有异同。上世纪中叶中印独立后, 两国都建立了以行政控制和内向型经济为特征的经济体系。此后, 市场化改革相继实施, 经济以市场化和外向型为特征。但两国的改革路径仍存在分歧。一是中国改革起步较早;第二, 中国的改革是主动的、自发的, 而印度是被迫进行经济危机和外部压力的;对于印度;第四, 中国改革重在市场化改革下的公私合营, 以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为先导, 打破了旧的农业生产关系, 而印度重在经济自由化, 未能进行彻底的土地改革;第五, 中国以外向型和对外投资为主要模式, 而印度则依靠外商投资和自由贸易发展外向型经济。发展现状:中国经济发展水平各方面领先印度10-20年:中印经济总量高, 人均低。 1960年至1978年间, 中国的GDP总量略低于印度。改革开放后, 中国经济腾飞, GDP开始超过印度。 2014年, 中国GDP总量为10.35万亿美元, 人均GDP为7590美元。印度GDP总量为2.05万亿美元, 人均GDP仅为1582美元。经济发展结构:“印度服务, 中国制造”。 2014年, 印度农业、工业和服务业占GDP的比重分别为17.0%、30.1%和53.0%, 其中软件业和信息服务业是印度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国家开放以来, 一直依靠高额投资发展国内制造业, 形成了资本驱动的粗放型经济增长模式;印度以消费为主, 中国以投资和出口为主。 2014年中国消费对GDP的贡献率为50.2%, 虽然比去年提高了2个百分点, 但仍远低于印度同期的71.0%;中国的城市化水平高于印度。中国的城市化率从 1990 年的 26.4% 上升到 2014 年的 54.4%, 而印度的城市化率从 25.5% 上升到 32.4%。印度的农业人口仍然庞大。工业发展水平:中国工业规模居世界第一, 遥遥领先于印度。 2014年, 中国工业增加值44176亿美元, 位居世界第一, 而同期印度仅为5738.5亿美元。 2014年,

中国粗钢产量为8.227亿吨, 而印度仅为8650万吨。同年, 中国生产了2372.3万辆汽车, 而印度仅生产了384万辆。航天方面, 2014年中国轨道发射16次, 印度只有5次。 农业发展水平:中印同为农业大国。 2013年, 印度农作物种植面积达1.7亿公顷, 中国为12252.4万公顷。 2013年, 中国粮食总产量达到6.02亿吨, 而印度粮食总产量为2.65亿吨。中国农作物产量高于印度的原因是:一是化肥的使用, 二是印度热带季风气候的不稳定。尽管印度农业生产虽不如中国, 但仍通过低价收购大量农产品赚取外汇, 用于进口急需的工业生产设备。中国是粮食出口国, 中国是粮食进口国。基础设施:中国在基础设施方面遥遥领先于印度。公路方面, 2014年中国国道、高速公路总里程29万公里, 远高于印度的8万公里。中国省道32万公里, 是印度的两倍多。铁路方面, 中国高铁总里程世界第一, 约占世界高铁总运营里程的一半, 而印度尚未建成高铁铁路;航空方面, 2014年中国民航旅客运输量达到3.91亿人次, 而同期印度仅为8300万人次; 2014年, 中国人均用电量为4068千瓦时/人, 而印度仅为681千瓦时/人。金融实力:2014年印度金融业占GDP比重为5.8%, 中国为7.3%, 比印度高1.5个百分点。 2014年, 中国国内信贷占GDP的比重为169%, 而同期印度仅为75%。在世界500强的55家银行中, 中国银行占据了11个席位,

而印度仅在印度国家银行之列。列表。 2014年底, 中国的国际储备(包括黄金)为3.9万亿美元, 位居世界第一, 而同期印度为3251亿美元。国际收支方面, 中国经常项目继续顺差, 印度经常项目继续逆差。 2013年中国FDI净流入占GDP比重达到3.67%, 而同期印度仅为1.51%。财政实力:2014年, 中国财政和税收收入占GDP的比重分别为22%和18%, 低于印度同期的27%和20%。 2014年中国财政赤字率为2.1%, 印度财政赤字率为4.0%。从负债率来看, 2014年中国中央和地方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约为39.2%, 而印度同期则达到45.8%。环境与可持续发展:中国和印度的空气质量都很差。 2013年中国PM2.5年均浓度达到54.36微克/立方米, 印度为46.68微克/立方米。中国的碳排放量高​​于印度。 2014年, 中国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为7723公斤, 而同期印度仅为1806公斤。中国的能源消耗高于印度。 2012年中国单位GDP能耗为194.5公斤油当量/千美元, 印度为128.3公斤油当量/千美元。教育和医疗保健:印度的基础教育水平远远落后于中国。中国的小学、中学和高等教育入学率略高于印度。 2013年, 中国15岁以上识字率达到95.4%, 而印度识字率仅为69.3%。中国的基本医疗水平远高于印度。 2013年, 中国医疗支出占GDP的比重为5.57%, 而印度仅为3.97%。在医疗条件方面, 2014年中国每万人拥有病床49张, 而印度每万人仅有7张床位;师数为 21, 而印度为 7。劳动力:印度人口年轻, 中国人口老龄化。 2014年中国和印度0-14岁人口分别占总人口的17.2%和29.2%, 15-64岁人口分别占总人口的73.6%和65.3%, 65岁人口及以上(含)人口分别占总人口的73.6%和65.3%。占总人口的比例分别为9.2%和5.5%。印度的劳动力参与率相对较低。 2013年中国劳动力参与率为71.3%, 明显高于同期印度的54.2%。知识经济与创新:中国的科研投入和产出远高于印度。 2013中国R大折扣让印度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难以摆脱“贫困导致生育增多, 进而导致贫困”的陷阱。 3、错过了发展制造业、融入全球产业链的机会。印度跳过制造业发展与其经济基础不符, 违背经济发展的基本规律, 形成产业链脱节。发展高端第三产业的战略与印度丰富但低素质的劳动力结构不匹配, 错失了承接日本和亚洲“四小龙”产业转移的良机。 4. 印度的二元经济问题比中国严重。一是人力资源的过错, 表现在精英和2.5亿贫困人口之间;二是产业断层, 表现在高端服务业与落后的农业、制造业之间;三是区域性断层, 表现在发达城市;四是基础服务断层, 表现在世界领先的高等教育和高端医疗服务与落后的基础教育和基本医疗服务之间。五、基础设施建设严重滞后。印度独立后一直采用政府集中管理的方式进行基础设施的开发、建设和管理, 但效率很低。土地和资金是印度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的主要困难。 6. 基层腐败严重阻碍了经济向私有化的过渡。与中国政府面临的腐败问题不同, 印度的腐败模式是“金字塔型”, 即基层腐败相当严重, 中小企业几乎在每一个业务环节都要行贿。印度新总理莫迪改革的核心主要体现在七个方面:一是“印度制造”战略的实施。制造业印度GDP比重从目前的15%提高到25%, 每年为超过1200万进入印度劳动力市场的年轻人创造就业机会, 推动交通运输、煤炭开采、电子、化学和食品加工。 . 2.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借鉴中国广东的发展经验, 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吸引外资、建设工业园区,

作为推进“印度制造”的支撑战略。三、加大开放力度, 鼓励外商投资。充分发挥国家劳动力资源丰富、劳动力成本低廉的优势, 不断完善产业政策, 取消复杂的投资程序,

加强政策和税收制度的一致性和明确性, 积极吸引外资。 4.进一步推进民营化改革。拟逐步减持36家国企股份, 筹集超过100亿美元的财政资金, 领域包括煤炭、石油、钢铁等行业。 5.消除贫困, 振兴失业人口。振兴印度庞大的失业人口, 提高劳动力参与率, 让三分之二的印度普通民众摆脱贫困, 为印度经济增长打造强大引擎。 6.提高政府效率, 打击腐败。整顿政府作风, 提高政府工作效率, 严厉惩治基层腐败, 鼓励女性公务员上岗。七、打好经济外交牌, 助力国内政策。无论莫迪访问哪个国家, 他都致力于推广“印度制造”, 游说外国投资者, 拉拢当地印度人支持印度的建设。外交为经济服务是最突出的主题。新一轮龙象大战中印各自的优势、竞争与合作 我们知道, 中印各有优势。 1、中国有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从时机上看, 中国的经济改革比印度早13年, 具有巨大的先发优势。在中国已经崛起的前提下, 印度的崛起必然面临更高的资源成本。就地缘优势而言, 中国仅“胡焕庸线”东南部就相当于一个印度。在“胡焕庸线”的西北部, 中国还有53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近8000万人口。不仅战略纵深广阔, 而且自然资源丰富, 可与东南形成强有力的互补。影响。就人和人而言, 中华文明是四大文明古国中唯一完整幸存的文明之一。此外, 作为一个世俗国家, “发展是硬道理”的基本思想是在改革开放初期形成的。品质的结合, 以追求美好生活为目标, 爆发出持久的巨大生产力。 2. 印度有自己独特的优势。一是后发优势, 给印度带来了学习的机会, 少走弯路;二是耕地优势, 使印度能够大力发展现代农业;三是人口优势, 几十年来印度的人口红利超过中国;四是语言优势, 为英国和美国的印度培养了全世界优秀的印度人才;五是市场优势, 低劳动力和巨大的潜在市场需求将吸引大量FDI;六是更大的地缘政治空间, 与英美有着相似的文化和政治制度, 其地理政治回旋的余地比中国大。未来中印之间的竞争领域将主要集中在: 1. 制造业。印度和中国在高端制造领域竞争激烈。航空航天、汽车、医药等制造领域展开直接竞争。为了解决就业问题, 印度的制造业战略必然向劳动密集型领域发展。因此, 未来在低端领域也会有竞争。 2.吸引外资。印度的市场规模与中国相当。随着投资环境的改善和市场需求的扩大, 印度可能会吸引更多来自中国的FDI。 3、外商投资。中国和印度同时在全球部署资源。在非洲、拉美等许多资源丰富的地区, 中印企业进行了多轮角力。 4.国际政治舞台。中印同为亚洲邻国, 在边界问题、西藏问题、印巴问题、南海问题等问题上存在诸多分歧。竞争关系不可避免地出现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中印合作领域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改善双方贸易不平衡, 形成更强的互补关系。近年来, 中印贸易不平衡日益严重, 印度的逆差逐年增加。未来, 中印将改善贸易不平衡, 取消贸易保护主义, 形成更加合理的贸易互补结构。合作空间更大。 2.为中国转移低端制造业和发展高端制造业提供市场。中国一方面通过供给侧改革逐步向低端制造业转移, 另一方面在“中国制造2025”战略下向高端制造业发展。 3.在“一带一路”等基础设施领域合作。印度对“一带一路”最大的希望, 就是以此为契机, 完善基础设施建设,

拉动经济发展。 4.“金砖国家”的国际合作。中印在许多传统和非传统安全领域仍有广泛共识和共同利益。对于中印两国未来的经济增长预测, 我们认为到本世纪中叶, 印度将无法超越中国, 中美印将形成“G3”格局作为最重要的两个新兴市场国家。
       中国仍具备中高速“潜在增长”能力。但总体而言, 中国的改革起步较早, 比印度更早面临经济放缓的问题。为了衡量印度能否赶上中国, 我们将人口增长、资本积累和技术进步作为外生变量, 假设未来 35 年中印经济增长低、中、高三种情景。经测算, 在低、中、高三种情景下, 2050年中国实际GDP分别为2015年的3.35倍、4.04倍和4.96倍; % 和 4.68%。印度在低、中、高情景下, 2050年实际GDP分别是2015年的6.61倍、8.02倍和11.01倍; 2016-2050年复合增长率分别为5.54%、6.13%和7.09倍。相关模型对比结果表明, 如果 2011 年美元以2011年为基期, 即使考虑中国低增长、印度高增长的情景, 到2050年印度的实际GDP仍将是中国的78.4%, 难以超越中国。在两国高增长的情景下, 2050年中国、美国和印度将成为世界前三大经济体, 其经济总量将占全球经济的56.2%。与此同时, 印度、中国和美国也将成为世界前三大人口大国, 世界将形成中、美、印三国的“G3”格局。对策建议:加快改革促发展, 构建印度新战略。一是发挥自身优势, 加快改革, 全面提升国际竞争力。要充分发挥自身优势, 加快改革促发展, 以“以改革红利促进全要素生产率提高”为主要动力, 以提高我国综合国际竞争力为发展目标, 力争未来35年年均4%。 %-5%的中高速增长将降低被印度赶超的可能性, 同时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一是推进改革顶层设计, 挖掘源源不断的“改革红利”;二是优化产业结构, 提高产出效率, 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制造”转变;三是改善金融供给, 放宽资金准入 四是加快基础设施建设, 推进地方政府投融资体制改革, 解决基础设施问题。五是加快国有企业改革, 为民营企业创造良好发展环境。第二, 全面构建对印新战略。一是在外交战略上, 要建设“中国、美印之间的制衡将阻止美印成为遏制中国崛起的力量。一方面, 可以充分利用“金砖”机制与印度开展国际事务合作, 构建利益共同体;中印关系应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统筹考虑, 在积极发展与中亚、西亚、南亚其他国家关系的同时, 兼顾对印关系。例如, “一带一路”可以大力推动西亚、中亚和南亚其他国家的工业化进程, 增加了印度制造业面临的竞争压力。二是加强自身软实力输出和中印公共外交, 增强两国认同感。
       这包括有限的援助、人员往来、信息交流、文化交流和媒体宣传等, 增强两国的认同感。三是发挥优势, 抓住机遇, 打赢中印经济竞争。与印度在基础设施领域合作, 特别是带动产能输出、标准输出和设备出口;加快推进“中国制造2025”战略, 努力形成“低端印度、高端中国”的制造产业链格局;尽快打开印度市场, 加大对印度的投资(主要是股权投资, 而不是简单的工程外包), 增加印度经济对中国的依存度;加大科研投入, 力争拉开印度在航空航天、互联网、人工智能、新能源、海洋开发等领域的竞争差距。
43.194438s